您的位置 首页 站长新闻资讯

相认20天,申军良努力让儿子告别“被拐人生”

  原标题:相认20天,申军良努力让儿子告别“被拐人生”    作者:杨雨奇    寻子15…

  原标题:相认20天,申军良努力让儿子告别“被拐人生”



  作者:杨雨奇



  寻子15年后,2020年3月7日申军良在广州见到了亲生儿子申聪。随后,申军良已带着儿子回到居住地济南。



  在为申聪办理户口时,申军良给儿子改了新名字。他告诉中新网,孩子新的学校也已落实:25日大早就领到了新课本,26日午,申聪已经跟着上网课了。



相认20天,<font color=申军良努力让儿子告别“被拐人生””>申军良供图

  新名字的背后:



  “儿子应该和过去的阴影告别”



  相认11天后,申军良一家带着儿子申聪于3月18日回到了济南的家里。临行前,他们在广州当地为申聪迁了户口,籍贯从广东梅州迁到河南周口(随申军良祖籍)户口本上申聪有了新名字。



  “给申聪改名。”父子相认后,申军良给儿子提出了这个想法,他希望回归家庭后,申聪能和过去那段被拐卖的人生阴影告别。同时淡出舆论视野,和每个普通的中学生一样正常学习生活。



  申聪答应改名,他还为此想了一整夜,未来的自己该叫什么名字。申军良提议改名的第二天,申聪告诉申军良,希望新名字里有个“奇”字:“一来,的身世奇奇怪怪;二来,觉得能回家是个奇迹,也希望自己未来能创造更多奇迹。



  申军良没想到,申聪取的新名字,竟和家中三儿子的乳名一模一样。申军良介绍,申聪还有两个亲弟弟,老二14岁,老三12岁,而申聪此前并不知三弟幼时的乳名是什么,“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的缘分,们注定会相聚。



  接连几天,家人直商量着给申聪取什么新名字。申聪本人的意见是名字里要体现出感恩、回归。



  至于申聪改后的名字叫什么,申军良表示不愿再公开。



相认20天,<font color=申军良努力让儿子告别“被拐人生””>申军良前往学校为孩子领课本 申军良供图

  孩子新学校落实



  申军良:“领到新课本,孩子很开心”



  受当前疫情影响,回到山东济南后,申军良一家也在出租屋里隔离。但据申军良透露,济南教育局工作人员已第一时间与其取得联系,表示将为申聪入校一事提供帮助。



  3月24日下午5时许,申军良收到了教育局的好消息:孩子学校的事情已经落实,所公办学校。此前,申军良一直担心着孩子的读书问题,现在在政府帮助下得到解决,他终于安心了些。申军良表示:“收到学校落实的消息,全家都很开心。



  25日大早,申军良就去新学校帮儿子拿到了新课本。隔着校门,申军良看到了新学校的环境,他很满意。目前,申聪的班级也已落实。



  新书捧在手上申聪很开心,面对即将开启的新学习生活,申聪也告诉父亲:“我定要拼。



  26日午,申聪已经跟着上网课了。



  对于未来的学习生活,申军良相信孩子能很快融入集体:“他乐观善良,肯定能和同学老师好好相处。”但对于学习成绩,申军良还是担心转学会让孩子中考受到一定影响:“可是儿子知道自己努力了,相信他能克服,会比以前更上进。



  如今,要负担3个孩子的生活费,压在申军良肩上的担子依然沉重。回归正常生活后,他希望能尽快找好工作,这也是他眼下最棘手的问题。而对未来的发展,申军良更希望能“自立门户”,找到合适的项目创业。



  实际上15年前,在申聪被拐前,申军良就是家玩具公司的主管,管理着规模不小的团队:“我觉得我经营经验,加上家庭负担重,所以希望能找到合适的企业做代理。



相认20天,<font color=申军良努力让儿子告别“被拐人生””>申军良在广州接受媒体采访 申军良供图

  祖孙三代团聚



  “这一幕我辈子都忘不了”



  和儿子相认后,自3月7日夜里至今,申军良一直和申聪生活在一起。每每谈及这段时光,申军良总是说:“充满感动,像被幸福塞满了一样。



  让申军良感动的,儿子的体贴懂事。驱车回济南的路上申军良讲起了家中爷爷奶奶对孙子的牵挂。申聪立刻表示,回去后要第一时间赶去陪陪老人



  “祖孙三代团聚的场景,辈子都不会忘。”申军良说,饭桌上家人其乐融融,懂事的申聪也总给长辈们添饭夹菜。



  身高已有1米7左右的申聪坐靠在奶奶身边,听奶奶念叨着过往。看着申聪总是面带笑意地听着,这一幕让申军良感慨万千。对申军良而言,这样普通的一天,他已等得太久。



  申聪的回归,让全家都沉浸在喜悦中。家中两个弟弟看着大哥回家,进门便都给了申聪一个拥抱:“两个弟弟主动问哥哥喜欢玩什么,第一天他们仨就玩开了,每个夜里三兄弟都睡在一起。”申军良说,其实在找到申聪之前,弟弟们就知道有个大哥哥存在,家人也都盼着申聪回家。



  如今,申军良一家的生活逐步回归正轨,唯一还让他挂心的是涉及拐卖申聪团伙的定罪问题。



  据了解,发生在2005年的这起儿童拐卖案件,其中牵涉到的人贩子张维平、周容平、杨朝平、刘正洪、陈寿碧,已在2016年被逮捕归案。2018年,在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宣判中,张维平、周容平被判死刑,杨朝平、刘正洪被判无期徒刑,陈寿碧被判有期徒刑十年。



  目前,该案已移交至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。据申军良介绍,现在案件还在审理中,他们也在等着一个最终结果。











点击进入专题:

广东“梅姨”拐卖案引关注

责任编辑:张玉

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薛洋博客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seoyang.cn/8705.html

作者: ly464779066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